束縛

不知道為什麼
其實一直都知道自己渴求著離開

很病態的 不良好的

但在真實遇到的當下
卻想追求繼續延續即將死亡的感受

或許可怕 或許不正常
或許就是某些病態的渴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手指的觸碰、嘴唇的親吻、呼吸間的氣流…都能營造一點曖昧的、充滿挑逗的感受。
 不管是什麼關係,只要你情我願都能做到。

「你在想什麼…? 小笨蛋…?」
耳後傳來的細語,帶著一陣微風吹在耳後。

『你幹嘛啦,故意的喔。』
我笑著著側過身面對著他,手遮起被他逗弄的那隻耳朵。

「妳覺得呢,我想做什麼呢?」
T挑著眉,一臉壞笑。伸手把我遮住耳朵的那隻手拉開,在用同一隻手固定著我的雙手,另外一隻手扶著我的腰讓我往後躺。
躺在沙發上,雙手被他的手固定在頭上。他自由的另一隻手撫摸著我的臉。

『沒有人這樣犯規的吧…我都還沒猜就被架住了…』
「妳也沒說不行啊。」
他的唇落在我的肩上,另一隻手在腰間游移著。另一隻手還是霸道的固定著我的手。

『犯規還要逼人就範的……阿……』
感受著他的所有撫摸過的肌膚,T伸手到背後試圖拉開洋裝的拉鍊,但躺在沙發上的姿勢讓他一直無法順利解除拉鍊禁錮。
我不小心笑了出來,然後從他手裡掙扎出來。

轉身背對他,緩慢的將拉鍊拉下。

他伸手阻止我完全把拉鍊拉開,上半身的衣服被T拉下,剩下一半的洋裝還掛在腰上。
「妳好香。」
胸部突然離開了胸罩的束縛,T把內衣拿了下來,把臉埋在剛拿下來的胸罩裡聞了聞,丟了胸罩後又把頭埋在我的胸部裡。

………..這個奶控。

忘了他在我耳邊說了些什麼,只記得是會讓我害羞的話語,一隻手與嘴逗弄著胸、另一隻手游移在我身上,最後深進裙子內。
用手指玩弄著我,然後突然抽離。退去他的束縛從背後頂著我緩慢地動著。

「妳這個小笨蛋,都這樣了還不肯出聲嗎?」
『姆…..不要這樣……啊……』

T突然頂了進來, 突然的刺激讓我身的身體軟了一下。他用力的頂了一陣子,停下後把我抱上了床。
玩了一陣子後,他趴在我身上休息了一下。

好像少了點什麼。

拉著T雙手放在脖子上,稍稍用力讓他的手握緊我的脖子。呼吸跟著收緊的雙手,感受著一通同被威脅的感覺。

生命也跟著T的雙手一起被收緊了。
T的下身開始用力著,身體與身體間碰撞的聲音沒有停下來、越來越大聲。
理智也跟著他的動作越來越遠,無法正常呼吸讓我莫名的興奮。

『也許這樣離開也是好的。』
心理念頭閃過,但情緒卻是歡愉的。

感受著情緒的愉悅,身體反應自動也變大了。感覺著自己正逐漸用力夾著T的分身,但卻感受到他慢慢停下下半身的動作,慢慢的鬆開雙手用力的力道。

「這樣不好施力,不要掐了好不好?」
回過神、看著T閃過荒謬還有害怕的眼神,雙手離開脖我的子。

恩……看樣子我嚇到他了。
這不是第一次讓T掐著我,但雙手是第一次。

許久前就錯亂的可以,只記得第一次的害怕。我其實根本不善於接觸異性對我表達的慾望,許多該認為是舒服的經驗也都被害怕的情緒所覆蓋。
再我不斷夢見的那個惡夢裡,時常讓我一再體驗那一次又一次的束縛。

第一次是掙扎
一切已經沒有辦法再回到過往,過往無法在改變。
第二次是失控
是T無意間的動作,而身體與情緒卻一同失控在那次的歡愉裡。事後慌張與不可置信仍留在腦海裡。

第三次是享受
我也不記得為什麼,但就接受了這樣的內心的恐慌,放逐自己沉在那樣的感覺裡。

危險什麼的都被丟在一旁,只想要當下的歡愉。

「妳知道…妳剛剛在笑嗎?」
清理完的T躺在我身旁,抱著我。說話的聲音卻帶著不安的情緒。

『嗯…可能真的覺得很開心吧。』
我沒說出口的,是那些會嚇壞他的念頭

T沈默,親了我的肩膀。
抱著我睡著了,像是害怕失去什麼似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那個……掐脖子很危險,如果跟伴侶沒有溝通好是否要掐脖子……請不要動手喔,這個舉動很侵犯對方的生命,可能會有各種爭執喔!

 然後如果真的要使用,請確保你的伴侶的狀況是OK的。
 不然造成怎樣的後果,真的會很糟糕喔。

難得想跟風~走一個有翅膀的愛心風格

題外話! 覺得生活BORING? 先別急著關視窗 看完真實美眉的影片後 喜歡的話 可以找我們台南外送茶看影約妹唷!



近期文章

發表迴響


if you are not 18+ ,please lea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