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半的你



從我們在一起開始,陸陸續續已經玩了六個地方,或許是遠距離的關係,只能透過偶爾的出遊見面來記得什麼是愛你的感覺 。

火車上,大家都看著窗邊的海景,而我注視著你充滿期待的眼神,忍不住偷親了一口,牽著你的手一起看海。

路過龜山島,抵達目的,下了火車卻是綿綿細雨,車站的人潮彷彿像是歡迎我們來到這裡。壅擠的車站大廳佔滿了人,無一不被雨淋得一身,抓好你的手,快步穿越像是拉丁魚群般的大廳出發去計畫好的景點。

終於抵達飯店,除了背包裡的東西,已經沒有一吋能夠脫離傾盆大雨的魔爪,放下東西回頭看著你,微濕的頭髮,接近半透的上衣已不能隱藏你的身材,望著出神,你笑著說我看傻了,是阿,像出水芙蓉般的美,我寧可就這麼傻一輩子。

我走向前輕撫你的頭髮,正巧另一隻手就撐著牆,四目相交,時間好像停了下來,吻。

捧著你的脖子,深深的吻著,抒發了內心的思念與濃濃的愛。緩緩地解開你身上衣服的釦子,一個接著一個,慢慢的,赤裸,慢慢的,燃燒。

早就硬得不堪,你也開始試著解開我下身的束縛,很快的,就只剩下最後一道防線,但...慾望越是滿得難受...就越要挑得你欲拒還迎...

撲倒,舌頭在耳垂間撥弄,輾轉又來到胸口,最讓我欲罷不能的大概就是這兒了,我總愛抓揉,卻又無法掌握,僅只是這樣的挑逗,你已呻吟不止,舌尖攀上了雙峰,在尖端周圍時而畫圓時而掠過,最是讓人搔癢難耐。你想躲著我的舌尖而翻了身,卻露出你更加敏感的地帶,我開始在你背上到處舔舐,就像你是這世上最美味的料理,吃完了還得要舔舔盤子才甘願罷休。舔完了一吋就輕咬一吋,每咬一口你就嚶嚀一聲,棉被早被抓得亂,而你最後的一道防線也已春水氾濫。

隔著一層,舌尖仍能清楚感受到濕潤,輕按著,輕畫著,也顫抖著,撥開一角,舌尖開始品嘗春水滋味,抽插著,一股炙熱從舌尖傳至全身。你哀求著填滿你,我卻只曲著指頭進入,用力的,快速的,刺激著你最敏感的領域,霎時,強烈的顫抖伴隨如湧泉般強烈的春潮來襲,你抓著我央求我停止,我當然不可能得你所願。

迅速地解除彼此的最後一道防線,狠狠的讓彼此結合在一起,躺在床邊的你,角度正好讓我能繼續進攻你最敏感的領域,於是我迅速的抽插著,不給你喘息的機會,從輕聲的嚶嚀漸成了放聲呻吟,整個房間充滿代表你享受著快感的聲音,彷彿要告訴整間旅館你正被狠狠的操著。很快地你又洩了身,床邊與地板溼得不像話,我將你翻了身,讓我正好朝著你的側面,

:還沒結束喔,我不會讓你休息

這次比原來更加深入連我都能感受到完完整整既溫暖又濕潤的包覆,徹底的沒入讓你的聲音變得更加猖狂,抓著我的手也像是要把指甲狠狠鑲進我肉裡一般,有時又失去力氣任我擺動,

:你知道插得這麼深,就可以全部射進你的肚子裡嗎?

我愛,這讓我覺得我能占有你,讓你懷上我的孩子,

:要來了,我要射進去了喔

你狂亂的點著頭,

抵著,用力的,我必須要確定我的每一滴精華都能進到你的肚子裡,就像是我把我所有的愛都滿滿的交給你一樣。

輕抱著,想著,自從遇見了你,我發現我的性慾消失殆盡,我不是因為想要而做,是因為深深的愛著你而做。

近期文章

發表迴響


if you are not 18+ ,please leave